咳咳,失踪了一年的胡汉三回来了

还有人记得这个cp嘛……

作为拖更补偿,点梗我写吧,cp向……尽量双陆吧x

小学生文笔,有点ooc,别打我【顶锅盖逃】

                                                               
       相对于喧闹不堪饭桌,路之遥还是更喜欢窝在家里打游戏,尽管朋友们的叫嚷声一样的吵闹,但毕竟还是不一样的感受啊。
       终于算是熬到了宴席结束,这年头连一条龙都要出来应酬了真是世风日下啊。没办法,谁教建国之后不许成精的呢?
       假装喝多了的样子路之遥平安无事的走到了自家单元楼下,看同事们已经走远去应付其他醉鬼之后甩了甩头,将零星的醉意甩出脑外,摸出钥匙,精确地一插——
       “喵——”嗯?怎么单元楼装了新的音效吗?
       再一转钥匙——
       “喵——!”嗯,看来是装了新音效。
       推门——
       “喵呜——!”不对啊,脚腕怎么痒痒的?低头一看,好吧原来是有一只猫啊。
       路之遥承认吧,尽管你是一条有些年纪的龙,但你今天还是喝多了。

       平时的孤寡老陆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呢?五千年以前是在山林里摘摘野果喝喝泉水,后来那帮猴子成精了以后就隔三差五的被人拿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供起来,还经常点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弄得他只想打喷嚏。再后来……再后来就当了一个普通人,经历了各位历史教科书上的各种各样是“重大历史事件。”
       不过就是最近户口问题越来越难变更了——来自隔壁某凰的吐槽。
       所以可以跑到国外缓一缓——来自老陆的回应。
       今天的孤寡老陆似乎与平时有了那么些许不一样,原因只是在于刚才在单元门口碰到的那一只猫——一只白色的很可爱的小奶猫。出于陆妈妈的母爱,路之遥把它带了回来。
       不过看这猫怎么这么眼熟啊?跟上次去那唐朝皇宫里那只长得很像啊!诶……好吧所有的奶猫长得都差不多。
       总之,在经过办理了很多很多的手续,买了很多很多的宠物用品之后,路之遥终于不是一个人住了——还有一只白色的小奶猫!
       猫很听话,平时最爱干的事情就是在路之遥身体上蹲着不下来,有时候是大腿,有时候是肩膀,还有时候是在头顶上。不过时间一长就发现不对劲了,这猫,长不大啊。
       再一次从鬼压床的状态下醒来,看到在自己胸前睡得正熟的小奶猫,戳了戳小脸,看着那小爪子无意识的两下挥动,路之遥意识到这只长不大的小奶猫或许是和他一样的。只不过他习惯了变成人,而她更习惯以自己本来的样子生活。或许还真是自己曾经见到的那只呢。
       等小猫再一次睡醒,似乎是一脸厌弃的准备去吃饭的时候,突然被抱上了桌子,一脸懵逼的被放在了一盘煎鸡蛋面前。路之遥轻轻地摸了摸小猫的头说了句:“我去上班啦,你慢慢吃。”然后就走了。
       小猫端正地坐在盘子旁边坐了有那么一两分钟,然后晃了晃尾巴跳下了桌子,变成了一个人。轻车路熟地走到餐厅拿了一双筷子尝了一口鸡蛋,评价道“有点咸。”

       猜到了家里面那位可能是位人的路之遥却没有猜到自己晚上下班回家会看到这么一个场面——一个长得和自己网上直播游戏的时候用的头像差不多的人盘着腿坐在沙发上一边吃着自己囤的零食一边看着电视。
       你为什么这么熟练的啊。
       “我还以为你变成人也会是一个很幼齿的样子呢。”路之遥顺手扣上了门。
       “嗯哼本小姐会成那个样子纯属意外,以及我吃了三个月喵粮诶你要怎么补偿我。”
       “上次你为什么会不辞而别这才是我要问的吧。”脱下外套,路之遥看着阔别已久的爱人笑着问道“甲午战争爆发后我回去找你,你人就不见了,我试图在我所能掌控的版图里面寻找你也找不到你的踪迹。”
       看着沙发上坐着的那个曾经几度以为再也找不回来的人,路之遥觉得似乎没必要再问了,回来了,就好。
       “你以为谁都和你们一样变态啊。”嘟囔着,陆芷瑶解释道“我只是只猫诶,哪像你们龙啊凤的,所以这不才要回到出生地再历劫重生嘛……我这不刚才能化形就出来找你了。”
       “那我要怎么补偿你吃了三个月的猫粮呢?”
       “你变回去,带我到天上飞!”
       “诶呦我的姑奶奶,建国之后不许成精的啊。”

       听闻此事的某凰表示自家的某凤,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谢谢你读完 

没人点梗就尴尬了x

评论(7)
热度(11)
© 阵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