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特别了解西幻。
所有的地名都是胡诌的。
就当是在英国吧……
人物ooc有
阅读愉快


I may not be your whole world.
But one thing I am concerted,you are the world for me.
I can't let you leave me,though you are the light which I can't reach ,I still want to follow you to everywhere you go.
Like a vampire in a cross which is nonexistent.

“嘿老陆!今天有什么收获吗?”拾尔风风火火地闯进了工会里,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仿佛是高诉所有的人说“老子有重大发现,看你们这群什么都没发现的渣渣!”
陆芷瑶一手拿着酒杯,侧着头看着从门口进来的拾尔和一脸无奈的Mike,似笑非笑地问道“怎?有什么发现吗?”
“我们发现了狼人!就在托里斯尼北边的小镇上!如果处理好了上头会给多少奖励啊……”就在拾尔做着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梦时,陆先生给了他无情一击“那你知道圣里戈尼那边有一只吸血鬼吗?至少是位伯爵。和这个比,狼人算不了什么吧。”
看着陆sir笑眯眯的颜色,拾尔发出一声哀嚎“老陆不带你这样的!是谁说你幸运E来着我绝对不信!”
工会里不禁一阵哄笑,毕竟陆sir的幸运E在某些时候就成了欧皇。
Mike也乐意见到拾尔这样子,似乎想到了什么对陆芷瑶说“所以说这也是老陆你给你自己立的flag吧。”
“?”
“陆sir(loser ),我看你现在不挺成功的吗?走上人生巅峰什么的。”
“……喂”

虽然作为魔猎小队,但说真的这还是拾尔这一小队第一次面对吸血鬼。除了兴奋还是有些许紧张的。
但小绝未免也过于激动了。
导致他和陆先生二人脱离队伍,到了一座规模不小的教堂里。
在陆芷瑶一句“小绝你慢点,小心待会出不去了!”下“碰”的一声巨响,巨大的门牢牢扣合。陆芷瑶和小绝尝试着推了一下,没有移动丝毫,看样子是被困在这里了。
在这个教堂中,漆黑一片。二人就靠在墙角等待着其他人的到来。闲来无事他俩也开始随意的聊起了些什么—反正一时半会队友是不会找到这的,那个吸血鬼也不会在这种地方呆着,对吧?
“话说这有点让我想起了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啊,sir。”高高的窗户上透下些许月光,在水晶灯的折射下透着星星点点。看着美丽,却毫无用处。
“怎么了?我当时刚到这里,还什么都不清楚。”
“只是当初所有的人都叫你'sir'我还以为你是男的……没想到……”小绝有些不太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当初陆芷瑶的性别可不止他一个人搞错,几乎是整个队伍都弄了笑话。
一阵爽朗的笑声,“我刚从东方过来,那里所有值得尊敬的人都自称先生,所以我也就叫sir了,没想到会出这种差异。”
两个人东扯一句西扯一句,本以为就要这样等到白天的时候,从教堂角落的忏悔室中,有人拿着一个烛台出来了。
处于本能的警觉,芷瑶握住了腰间别着的附魔银刃,小绝也给自己的枪上好了膛。“呃……你们是谁?为什么大半夜的会在这里?”
那人一身神父的打扮,站的有点远看不清面貌,玻璃镜片反射着火苗,靠着烛火那点微弱的光芒能隐约看出紫色的发色—和陆芷瑶一样。
“我们是魔猎者,最近发现这附近有吸血鬼所以就追赶到这里来了,却不想被锁到了这里。你是这里的神父吗?可以让我们从这里出去吗?”对方的声音听起来很柔和,让人不由得放松了警惕。陆芷瑶在不确定对方是敌是友的情况下也不敢贸然前去的。
那人也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笑了笑,拿着那一个小小的烛台走到了大门的另外一边,不知道他在墙上按了些什么“吱呀吱呀”的响了几下,门缓缓就开了。
三个人就那么站在门的两侧等着大门打开,陆芷瑶向那人点头示谢后便拉着小绝走出了教堂—那个人给他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但说不上来。至少他绝不是普通的神父。
“你叫陆芷瑶是吗?”那个男声在此响起,此时陆绝二人已经走出了百米开外,陆芷瑶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人,脸上挂着温润的笑容,看不清镜片下那人的神色“我叫陆之遥。”还是不急不缓的声音,但这一次她看清了,那两颗锋利的牙齿。
“碰”的一声,大门再次关闭。

陆芷瑶记得很清楚。
Lady Lu:S级通缉,爵位未知能力未知,碧眸紫发,见之慎行!
当初她还就因为与那吸血鬼太过相似而被射杀,来西方就是为了找他却没想到竟然会在这种场景下再次见面。
她更不会想到那个人竟然会是他。

“所以……你说圣里戈尼那里的吸血鬼就是Lady Lu?!sir你没有在开玩笑吧!”
“没有,绝对是他。我以前…见过他。”
“……以前?”
“是……在我还在东方还小的时候我遇到过他。”

当初她还刚到十岁吧。
那个时候她刚被父亲赶出家门,家里面的孩子太多了而她又是唯一的女孩子,还有那别人看来是代表着不详的发色。她的弟弟们父母都疼爱有加,为了减少负担她被卖给了人贩子。
她本以为或许就这样了,被卖到什么人家里当一个奴仆或者卖到青楼里度过余生却在半路被人救了下来—因为有着一头相同
的发色。
恩人说他来自西方,到东方来看一看这个世界。
恩人说他不是普通的人类,他不能见到丝毫的光明只能活在黑暗的世界。
恩人说他还没有中文名字,就和你叫一样的名字吧,陆之遥。
恩人说他不能一直待在这里,他终究有一天要回到西方。
恩人说他不会死,但能够死亡有时候也是一种幸福。
恩人说……

那一段时光陆芷瑶很开心,有人能陪伴在她的身边,不打她不骂她,还教会了她那么多的知识和生存下来的方法。她觉得很幸福。
直到有一天陆之遥消失了。只给她留下了一个项链,上面有一个小小的银制的十字架。
陆之遥回到了西方。
那个十字架或许是他唯一的弱点。或许。
再后来陆芷瑶就跑到了西方。

当然在给拾尔他们说的时候,她忽略了那一条项链的存在。
“所以你以前就认识这个大魔王?卧槽老陆你越来越触了啊。”拾尔听完一直保持这一种下巴合不上的状态。“等等不对啊,你意思说Lady Lu是男的?嗷我以为是个大波妹子呢!毁了毁了!”
“那……sir……你知道他的能力吗?”虽说也是处于一种震惊的状态,Mike依旧问出了那个他最关心的问题。
“他的能力……我不知道。”陆芷瑶双手抱着脑袋,她一时间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知道陆之遥是吸血鬼,但她却不敢想象他就是那个曾经屠城的恶魔—他是多么温和的一个人啊!

陆芷瑶再一次来到了那个教堂。没有告诉任何人。
坐在长凳上仰望着那个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
嘎吱嘎吱的声音响起,门再一次关上。
有人从背后靠近,将她拥入怀中。
谁都没有说话。
“你当初为什么要走?”
“教会要制裁我们的族人,我必须回来。”
“那你昨天为什么要出现?”
“因为一切都结束了,我也没有再存在下去的意义了。芷瑶你知道吗,我讨厌永生。”
“我没有拿那个十字架。”
“没关系的。”
陆之遥轻轻的摩挲着陆芷瑶的颈部,尖尖的牙齿刺入那一层薄薄的皮肤。没有疼痛感,只有一种淡淡的麻木和失血过多的眩晕。
肉体倒在地上的声音,又被人抱起,抱上那圣坛。
“阳光能使我受伤,却无法让我致死。脱离这无边的永恒,确实只有那一把十字架,但它却并不存在。”
失去了血色的唇显的有些苍白,但微弱的呼吸确实还证明着她还活着。
“I'm not your world. But zhe love between us really like the cross which can let me go. "
“对不起,我是一个自私的人。”

能让他死亡的,只有那虚无的十字架。那建立在爱意上的死亡。
第二天拾尔一行人终于在教堂的忏悔室中找到了陆芷瑶,吸血鬼的牙印还刻在她的脖子上但她却呼吸平缓的睡着。手中握着一颗紫色的水晶,就像所有吸血鬼死后留下的唯一的痕迹。

—————————————
求小红心小蓝手和留言quq
我知道有bug但我不想改啦!
凌晨两点我脑子已经转不动了quq

评论(5)
热度(9)
© 阵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