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你们看到的那样,打算写全cp向。【不过短时间内,只有这一片】

本章携带cp 12m,顺便参加个84小时。 @实况RPS综合cp向84小时 

恩还是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熙攘喧闹,时光终是淘去了我们周围那些熟悉的陌生人,留下的必然当终生所记。

 

高中是什么概念?

高一各种各样的社团以及活动。

高二三三两两的出门与友相约。

高三自然而然的收心埋头苦学。

或许这就是高中。

当然,还会发生一些计划之外的事情。

 

陆之遥在高中记住的第一个名字不是那个谐音如同某数字的石迩,也不是发音酷似Mike的麦扣,而是现在被安排成了同桌的陆芷瑶。再次偷瞄了一眼站在讲台上刚刚分好座位的班主任周岚,他再一次确定,她绝对是故意的!

台上的周岚自然也是感受到了来自陆之遥的目光,假意的咳嗽一声说道:“恩大家都找到自己的座位了吧,给大家安排的座位都是希望同桌之间能相互帮助,比如说陆之遥同学和陆芷瑶同学,你们两个一个偏文一个偏理,因为到高二才文理分班,所以高一这一年你们要相互学习哈。”

陆之遥:“……”

 

半个学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至少这么些时间里足以让班里的大部分人打成一片,当然陆之遥和陆芷瑶的关系也从陌生人上升到了关系不错的同学阶段。

这些时间里也足够他去知道坐在他前面的那两个黑发的叫石迩,戴眼镜的叫麦扣,而且石迩似乎一直在死皮赖脸的追着麦扣——从初中开始。班里的基佬还有坐在与他们两桌之隔的那边那个叫人兽的家伙,对象是他们班楼下那个教室里那个叫做魔王的人——两个奇葩的名字。他也从陆芷瑶那里听说,坐在他们后面那个叫做皮战粉毛有一个青梅竹马叫做鸸鹋,在隔壁班。陆之遥想了想,他邻居小绝好像有一个初中同学也叫鸸鹋。世界真小。

突然想起了小绝,也不知道他现在好些没,谁教那个熊孩子一中考完就跑街上乱晃结果被车撞了,闹得现在住院。听绝的母上说期中考完他就能回来了吧。

不过看了看日期,离期中考试还剩下一个星期。

 

不过说真的,自打期中考试以后,石迩才知道为什么当初周岚要让两个名字读音那么像的人坐在一起了。看着两个人呆如木鱼般的看着桌子上的成绩单,石迩好奇的伸长了脖子打算一探究竟。然后他看到了这样两张成绩单。(语数英满分150,物化地史满分120,高一不考生物政治,我完全按我们学校写了,笑)

姓  名   语  文  数  学  英  语  物  理  化  学  地  理  历  史

陆芷瑶     94      146    135     114      109    80      86

就在他还没感叹后面坐了一个理科学霸的时候,麦扣戳了戳他,指了一下旁边陆之遥的成绩单。

姓  名   语  文  数  学  英  语  物  理  化  学  地  理  历  史

陆之遥     129      98     142     88      79      108    119

……真TM绝配。

然后他看了一眼自己基本全趴在及格线上除了化学异常高的分数和麦爷全科优秀的成绩,石迩觉得他需要麦爷的支援。

 

自然而然的,同桌之间的相互补习之旅就这么开始了。

陆芷瑶不知道今天自从开始给陆之遥讲物理这是第几次叹气了,明明在自己眼中和一加一等于几这种简单到弱智一般的问题为什么坐在她对面的那个人就是不明白。“牛顿第一定律和第二定律你不明白,形,这两个是比较复杂,要牵扯到加速度的问题。但是,你为什么连作用力和反作用力都不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陆之遥看着趴在桌子上的陆芷瑶,他也确实想懂,可问题就是不懂。陆芷瑶忍住想把他解剖了看这种人脑子是什么构造的冲动,有气无力地爬了起来,抓了抓头发,拿起陆之遥的一只手与自己的手掌心对掌心。“你看,这样。我给你的手一个推力,你的手就会给我一个阻力,这就是牛顿第三定律作用力与反作用力,两个力大小相等……”

陆之遥看着两个掌心相对的手掌,对面传来的轻轻的推力,他第一次觉得,似乎学物理也不是那么无趣。

 

在陆芷瑶各种各样以身试法的讲解中,陆之遥的理化也算是有了些许的起色,数学也在陆芷瑶给他的题海面前变得易如反掌。而陆芷瑶也托陆之遥各种各样奇葩的关联记忆,历史地理那些死板教条的背诵也轻易了许多,至于说语文嘛……陆芷瑶看了看桌仓里常备的几本课外读物,她才不会承认以前不爱读书的原因是自己不会挑书导致的。

期末如约而至,两人也总算不像期中时那般偏科,两人的关系也似乎在这半个学期的补习之间走到那一个朋友之上的地方。不过谁知道呢?

 

高一疯狂而又开心的一年就那么过去了,六月份高考结束,七月份张榜。看着校门口那一面面红榜,陆之遥才反应过来他们要高二了。

高二意味着什么?首当其冲的自然是分科。

陆之遥毫无疑问的文科,陆芷瑶毫无疑问的理科。

不过这样似乎就意味着要当上下楼了,不过晚自习还是在一起上的嘛。

 

分完了文理科,文科生多了晦涩难懂的政治,理科生多了记到头疼的生物。一切一如既往。比起高一来,却实少了不少能够闲余玩乐的时光,但生活似乎更加成熟,更加充实。

高二的战斗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虽然没有高三头悬梁锥刺股的惨烈,但严肃的气息却四处弥漫着。

高二的理科班要是说有什么课可供他们娱乐的话,那就数政治课了吧。才艺展示什么的当真喜闻乐见。

没带书?下节课才艺展示!

回答不上问题?下节课才艺展示!

问题回答的很精彩?下节课才艺展示!

才艺展示准备不充分?下节再课才艺展示!

才艺展示的所有人拍手叫好?下节再课才艺展示一遍!

所以当陆芷瑶被石迩拖累导致他们一起要按老师的要求下节课表演《刑场上的婚礼》这一话剧的时候,她的心情是日了狗了。因为她被指定为女主,男主是石迩。陆之遥听说后表示那一节课就算翘了也要围观。

她想打人。

 

话剧自然是以闹剧收场,尤其是石迩给她系围巾那一段,坐在角落里的陆之遥和麦扣简直笑的就差拍桌子了,临时充当刽子手的皮战也差点笑岔气,而这一场话剧也被老师评定为全年级十二个理科班里表演的最好的一个。陆芷瑶想打人,而且她也确实在人兽厚着脸皮过来说要找她当《江姐》的女主的时候给了他一政治书。

 

学校不知道抽了什么疯,要十二个理科班分班在为数不多的四个文科班里找一个可以和他们自己班里的学生组成搭档的学生,然后参加学校举办的综合知识竞赛。

陆芷瑶和麦扣作为他们这个理科班知识涉面最广的两个人自然是要参赛,搭档也自然是陆之遥。三个人钻了比赛的空子,只说文科班的学生是固定的,没说理科班不能换人啊,陆之遥和麦爷一路杀进半决赛,总决赛因为有实践动手的环节,自然换成了动手能力能甩他们几个男人加起来都好几条街的陆芷瑶。

结果嘛,自然是一边闪瞎一帮人的狗眼一边拿了个一等奖回家。

 

有一批高三学子走下了战场,他们这一届终于挑起了大梁。

虽说文理已经分班,但语文数学什么的还是依旧要互相补习。

双方的家长对于这两人的事情也早已心知肚明,除了警告他们不要干一些什么未成年不能干的事以外也没有再过多干涉,反正这俩人的学习也确实没让他们操什么心。

只是在听到双方父母的警告后,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那一对早就滚到了床单上的从初中就开始谈的两个人。

 

高三,除了做题以外就是做题还有做题。

平淡的再不能平淡。

学校的其他活动再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考完了文综,陆之遥停下了写的酸痛的手腕。隔壁陆芷瑶也写下了理综卷子上最后一个字符。

未来是掌握在自己的笔下,但成果他们还要再静静等待,等待那一张属于他们自己的红榜。


评论(2)
热度(18)
© 阵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