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前面:

    最近心情极度糟糕,原因不明。写的时候大脑乱七八糟的,cp很杂【12M/12B(单箭头)/双陆/陆绝/道魔】。嗯典型的贵圈真乱。希望能吃的愉快吧。

    监那一篇我想放两天,赶我开学之前是一定会填完的。

    以及别问我是怎么把这几道题放在一起和rps题目一起写,我选择放弃思考。

    以下正文。

————————————

    时间已经到了正午,但室外依旧寒风凛冽。花店内的温度不低,不过六岁的孩童穿着一般春秋季的衣服就在店内玩耍。并没有多久,摆弄花枝的他就被外面银白色的时间吸引,趴在窗户上细数着从天空中飘落下来的雪花。可惜妈妈不在,自己也不能擅自出去。不开心的撅了撅嘴,恋恋不舍的离开窗边,只在窗户上留下一层水汽。叮铃的风铃声响起,寒风从门缝间流入,混合着室内的水汽让人觉得精神了几分。“孙叔叔!”孩子很高兴,毕竟终于有人能来陪他玩了。道长看着孩子高兴的脸只觉得眨眼之间时光飞逝。道长看了看屋内“你一个人在吗?”

    “是的啊。”孩子对此还有些不满的回答,转身跑过去把自己刚刚包好的花束交给面前的男人“妈妈去找绝叔叔了,唔妈妈让我叫他爸爸,可是绝叔叔不答应。唔……孙叔叔你和妈妈认识那么长时间了,你知道我爸爸到底是谁吗?”

    看着孩子碧色的眼眸和紫色的头发,道长不禁想起了那个人“是啊,我不但知道你父亲是谁还和他认识……”摸了摸孩子的短发“你长得和他很像……”说完拿起花,也不管孩子询问的眼神,大步的走出花店。

 

    陆芷瑶不知道自己在这里站了多久。城郊的落雪不大,但依旧是飞飞扬扬。面前的墓碑前放着一朵孤单的蓝色妖姬。

   终究是克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思念,如同一个孩子般在那个人的碑前嚎啕大哭。站在后方的小绝也只能如同呆滞般地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那一天的事情,终是所有人都心结。bishi的叛变,麦爷的重伤,以及,陆之遥的死亡。

 

    本身应是寂静的夜晚却成为了枪林弹雨,碧部的突然袭击是所有人始料未及的。虽然最后大家终是全部撤退,可是还是有着无法挽回的损失。

   麦爷应为腿部的受伤而被迫截肢,不过还好,总算是活了下来。陆之遥却为了保护陆芷瑶的安全,走在了队伍的最后方。等所有人全部撤离安全是才发现没有了他的身影。

    陆芷瑶如同疯了一般地冲了回去,没有人拦得住她。无奈之中,情急之下,小绝只好紧跟上去,将护送的重任全部交给了皮。等他找到陆芷瑶时,陆之遥已经走了,亡魂周围,还有着不少叛徒的尸体。他的手中始终握着当初陆芷瑶随手送给他的坠饰,真的是无声的告白。

     小绝想上前安慰几句,却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办法平静她心中的悲愤。“我不会去寻短见的,就算是为了他,我也不会。”陆芷瑶站起来,擦干泪水,将陆之遥背上自己的后背,一步一步的走回去,小绝想上前去帮忙,却被陆芷瑶拒绝了回来,他只好看着她一步一步的将他背回暂扎地。

    隔日陆之遥下葬,八个月后。

    “他知道吗?”

    “他不知道。”

    小绝看着襁褓中的孩子,沉默无言。

    “他缺一个父亲。”陆芷瑶的目光转向了小绝。其中之意不必言语。

    他抿了抿嘴,转身走出了房间。

 

    事情的风波虽然过去,但还是有很多事情要去处理。最终抓到bishi的人是小绝,当他把他带到大当家面前时,他自然看到了在一旁坐着轮椅的麦爷。刺耳的笑声结束在一声枪响之下,倒在血泊中的bishi脸上还依旧带着张狂的笑容。

    大当家收回持枪的手臂,将那一把自他坐上这个位置后就一直用的枪交给了小绝。转身推着麦爷离开了这块纷扰的地方。

 

    小绝处理余党再加上接手大当家的一切生意后,已经过了六年。他知道,现在他所座的位置,本应该是属于陆之遥的,所以这一切,他终将还给陆家。

 

    道长来到墓地的时候,陆之遥的碑前已经没有了人。放下那一束白菊,将那孤零零的一抹蓝色放入到白色的花朵之中。“我代大当家来看你了,”寒风中,那一条标志性的蓝黄相见的围巾上下舞动着“谢谢你当初救了魔王,虽然他现在什么都忘了,但一切安好。”再次寂寞无言。

    “谢谢你。”

    “人兽你为啥叫我来着啊,啊这谁啊?”

    “陆骥的父亲。”

   “啊,花店那小子啊。不,不是大当家不是说小绝是那孩子他爹吗你怎么有跟我说是他?这到底是谁是那孩子他爸啊?”

    “……他什么时候和你说的?”

    “两个星期前我刚见那小子的时候啊。”

    “那就小绝吧。”

    “不这……那他究竟是谁阿?”

    “走啦,在不走回去麦爷不给鸡腿啦!”

    “不…这…诶你等等我!”

 

    沈阳的雪依旧飘着,温室中的花依旧没有凋谢。门铃再一次被敲响,这一次,孩子等到了他想等到的人。“妈妈!”孩子开心地扑了上去,被涌入一个熟悉的怀抱中。他看了看站在旁边的男人,又看了看妈妈“叫爸爸。”孩子看那人没有反对,稚嫩的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笑容“爸爸!”男人伸出手摸了摸孩子的头,脸上和陆芷瑶一般,都带着淡淡的微笑,却殊不知那笑容背后有着多少苦涩。

 

    回花店的路途中,想起什么事般,他问道“你想让他什么时候知道真相?”

    换来的,是一阵无声。“十八岁吧。”

    之后。没了下文。

   “其他的,至少十二岁以后。”

   “我知道了。”

 

    陆骥本以为他的成人礼会和其他人的成人礼一样,子承父业,再过不久时日他就会去接手黑帮,却没想到真相如此冰冷。跪在墓碑前,虽然天气还算炎热,可心中却冰凉无比。他真正的父亲早已长眠于地下,而那个所谓的父亲却占据着那地底长眠的人本应有的一切?

    陆芷瑶闭着双眼,站在一边。她的嘴唇早已被咬的发白,她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真的真确。可他真的长得太像他的父亲,她不想再一次失去他。

 

    枪声响起,小绝看着眼前向他开枪的人。是他。他现在长得真的很像当初的他。死亡的时候,小绝如同走马灯一般的回顾了他的人生。他在他快饿死时给了他面包,她教他怎么去开枪射击,他们一起在他犯错误时在当家的面前求情,他看到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觉得似乎本就应该这样。恍惚间,他又看到了他,惶恐不安的脸,还有站在远处的她,发白的嘴唇。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想牵动自己的嘴角,却发现早已无力。混沌中,他依稀想起,他第一次杀人时也是这般惶恐吧。

 

    从此每年寒食,陆芷瑶总比陆骥早到陵园,先给一座碑插上香后才去于儿子汇合。

 

    在别人听不到,也看不到的地方,他问他

    “你后悔吗”

    他答道

    “不后悔”

    换来一声

    “谢谢。”

 

    蓝色妖姬依旧躺在那里,不远处,三炷香静静的燃烧着。

    温室中的花,最终是谢了。

——————————————————————

求留言!!!!!!!!看不懂的话请说!!!!!!!!!

以及主页君,12B应该算吧……

评论(12)
热度(15)
© 阵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