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ernal road 联文w

    我给你挖了一个大坑。

    上一章

    电梯间

以下正文,阅读愉快——————————
    她和沈祁桦的记忆?
    鸸鹋没有想到过会是这么一样东西。
    记得从姐姐那里离开时,她对她说“那个人会问你要一样东西来换取你所想要的事物。无论他问你要什么,你只要记住,你爱他,就算一切回到起点,能回到起点那都不算结束。”
    是啊,就算那是尼足珍贵的回忆但他还在她身边啊。
    握紧了牵着沈祁桦的手,鸸鹋轻轻地笑了。带着温和的笑容,她对麦扣说“那就以我的记忆为交换的代价来让他恢复正常吧。”
    很灿烂的笑容,麦扣心中微微一颤,他想起了那个鸸鹋讲述的故事中的另外一个人。
    这只是一场交易而已。这么告诉着自己,麦扣转身从后面柜子的隔断上拿下了一瓶药水“这个是灵女泪,用它在眉心上写下一个解字便可消除他身上的诅咒了。”不理会拾迩从背后捅他的手,麦扣将药水递了出去。
    伸出手接过东西,真的是一个很小的瓶子不过是两个指头大小,略微迷茫地看了一眼柜台内带着金丝框眼镜的人“等药水起了作用,你的记忆自然会被我们收走。”
    打开瓶盖,在手指上到出一点,细细描摹着那一个汉字。男子没有神采的双眸缓缓闭上,再次睁开时,微红的瞳孔露出思索的神色。少女看到后,落下了最后一笔,倒在了他的怀中。
    “鸸鹋?你怎么了?”
    沈祁桦第一次感到这么惊慌,就算是当初被降妖者暗算,他也只是担心她的安危,可此时苏醒过来却发现他们在一个他从未到过的地方,而且鸸鹋还不知怎的昏迷了过去。
    “她没事,只是有些脱力而已。”一个略微沙哑的男音传来,黑发男子对沈祁桦解释道“她为了让你从诅咒中苏醒,失去了一部分记忆而已。”
    她的记忆?沈祁桦有些反应不过来,他的记忆还停留在遇袭的时候,还想问询些什么却被另一人下来逐客令“她大概再过一两个时辰就会醒过来了,消失的是一切和你有关的记忆,如果在没有什么事,请回吧。”
    皱皱眉,抱起鸸鹋沈祁桦离开了这个奇怪的店铺。
    走后,拾迩最终才忍不住发问道“麦扣啊——你为什吗要把灵女泪给他们啊——那不是你好不容易才从永夜那边那个人手上换来的嘛?”
    目送着沈祁桦抱着鸸鹋离开的背影,麦扣也不太清楚为什么会将那样东西给他们,或许是好不容易又再一次见到和他们有过交集的人了吧。
    “拾迩。”
    “唔?”
    “你去过永昼吗?”
    “去过啊,麦扣你忘了吗当初是你带我去的啊。”
    ……可能是忘了,毕竟自己明白,当初为了那样东西自己也被剥夺了记忆。
    “那永夜呢?”
    “……没有啊……诶话说麦扣,永夜到底在哪里啊,怎么好像永昼易去,而永夜这个地方我却只听你说过啊。”
    “……要去永夜就要横穿永昼,而永昼的沙漠腹地磁场紊乱,根本无法辨识方向,更何况那里除了守护者根本没有人能使用术法,几百年前,或许还有人记得永夜,而这百年之后因为没有人再到达过那里自然就被人忘却了……”
    “卧槽,几百年?有这么夸张吗?”
    “那拾迩我问你,你看鸸鹋修炼到这个样子要多久。”
    “大概……三五百年?妖修不都是这么长吗?”
    “她是在幼生期遇到永昼的守护者,现在那个人还活着,你说过了多长时间。”
    “……哦。那永昼的那个人也活了这么久喽?卧槽这两个人怎么都这么变态。”
    “只要他们的使命未完,自然就不会死。只是可惜,他们在那一刻来临之前是再也不会相见了。”
    “……感觉就像世界上只有他俩能活那么久他俩还无法见面。”
    “比那还惨。”
    “哈?麦扣你说了那么久他俩叫啥啊。”
    “……陆之遥和陆芷瑶。拾迩你打点一下铺子我去里面歇会,有人来了叫我啊。”
    “卧槽等等麦扣!你刚说的是一个人名吧!艹你有本事别开结界让我进去!”
    那是多久以前的故事了?太久远了,麦扣也有点记不清了。
    
    
    从那个奇奇怪怪的铺子中出来,沈祁桦抱着鸸鹋找了一棵比较大的树坐了下来,让鸸鹋靠在自己的肩上等着她醒过来。
    或许还有些迷茫于自己当初为什么会那么不遗余力地保护她,可当她听那个人说她为了他舍去了记忆似乎有那么一点明白了。
    是喜欢吗?
    或许是的吧。
    黑色的斗笠下,银色的头发垂在耳边,奔波了这么久还要带着一个毫无意识的人真是辛苦她了。想护她周全却不想成了累赘。簪子还在头上只是显得有些凌乱。侧过身子重新给她盘好头发,在额头上落下一吻。
    “快点醒来吧,还要带你去永昼玩呢。”
    似乎没过多久又似乎过了很久,沉睡中的小妖缓缓清醒了过来。抬头看着那个给她提供肩膀的人。
    “你是谁?”
    “我叫沈祁桦。”
    “这不是我生活的地方。”
    “是的,我把你从那里带了出来。”
    “那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因为你为了救我受了一点伤所以忘记了。”
    “噢——”
    鸸鹋还是有点没有睡醒的样子。
    “那既然我救了你是不是代表着你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可能是吧,但你对于我来说确实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那我可以跟着你走喽?”
    “嗯。”
    “那你带我去永昼之地吧!我要去找姐姐!”
    “好。”
    
    永昼赤地千里,永夜暗黑无边。麦扣当初第一次到达永夜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普通的术士,普通到根本不会什么特殊的术法,能到达那里纯属误打误撞。
    前一秒还是艳阳高照下一秒却已经黑夜无边。
    无法使用照明术的他跌跌撞撞地走了一段时间后最终昏了过去。本以为就要死在那里却不曾想醒来后发现身边再不是什么旷野之地而是在一间屋子内的一张小床上,床头还有一盏灯。
    顺着灯下压的字条上写的话语麦扣找到了大厅,见到了那个救他的人。那人没什么惊讶的表情,只是看到他后微微一笑。“你醒啦。”
    第一眼看过去若不是知道永昼的守护者无法走出永昼之地他甚至会以为眼前这人就是陆芷瑶。
    一样的紫发碧瞳,不过很明显能看出ta是男的。
    “你……”
    “我叫陆之遥,是永夜的守护者,不过你们以前一般都是叫我守夜人的。”很温和的回答,和永昼那位的御姐气息明显是两个感觉。
    麦扣提着灯的手有点酸,正打算换只手继续拎的时候,坐在桌旁的那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低语之间整个大厅亮如白昼。
    深吸一口气,不愧是整个大陆上造诣达到了巅峰的术士啊。
    “不好意思啊,一个人呆惯了也就没有什么点灯的习惯了,算算离上一个人来这里也差不多快百年了。”陆之遥有些感慨的说道,一个人孤独太久了,如不是那一份责任和那一份思念,他不知自己还是否能撑的住。
    麦扣还是有点呆滞的,有一种被吓到了的感觉。永昼和永夜的反差实在是太大了,他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
    房间静悄悄的,只有蜡烛上噼里啪啦燃烧着的火苗的声音。
    “啊……你好我叫麦扣。”才想起来要自我介绍,感觉有点尴尬。“那个……有吃的吗……”
    然后就凭空出现了一盘糕点,还是那种看上去就特别甜的。
    “你先随便吃点吧,我不是特别会做菜。”
    “啊谢谢,这已经很谢谢了。”
    “你叫麦扣是吗?”
    “唔?嗯。”塞了一嘴没法回答。
    “那你听我讲一个故事好吗。”
    ……其实他是听说永夜这有一个藏书馆才冒险进来的。
    “有关为什么会有永夜和永昼……”
    “好……”
    
    “陆姐姐,我们来看你啦。”
    “鸸鹋?”看着走在最后回复神智的少年,陆芷瑶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你叫沈祁桦是吧。”
    “恩。”
    “照顾好鸸鹋,她曾经很喜欢你。”
    “我会的。”
    “我会想办法让你们同寿的。”
    “……谢谢。”
    “作为报酬,你帮我送一封信吧。”
    “信?”
    “送到永夜,等你到了永夜那里自然会有人前来拿信的。顺便,我再给你讲一个故事吧,有关为什么会有永夜和永昼。”
    “好的……”
    

评论(5)
热度(14)
© 阵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