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目和内容没啥关系系列。
带12m一起玩,不过就不打tag了,没多少戏份。
不知道自己究竟写了些啥。
请不要带脑子看。
以下,阅读愉快。
感觉和这次题目有点牵强……别打我啊……@实况rps综合cp向84小时 

    曾经究竟代表了无奈还是悲哀,但始终希望可以从头再来。

    那天和今日一样,也是炎热无比。陆之遥刚出办公大楼的大门,从空调房中出来就被热浪扑面,实在是太热了,无奈西装外套搭在肩上晃晃悠悠的朝附近的快餐店走去,先祭一下五脏庙,再去离那一裤衩子恼人的数据。
    其实说真的,陆之遥觉得见到美女不是不好,可问题是别在这种情况下偶遇啊!虽然说还穿着西服,虽然说还面容整齐,虽然说……好吧没了,问题是他现在就坐在路边,外套撘在肩上,脚边放着一瓶矿泉水,手上正扒拉着路边买的十块钱快餐。怎么看都不是一个良好的状态。
    “那个……请问╳╳集团怎么走?”
    姐!你怎么不问别人问我这么一个蹲路边吃饭的啊!路上还那么多人呢!
    “……向南走,路口左拐就到了……”
     “啊,谢谢啊。”留下一个甜美的微笑和一个匆忙的背影。
    身材真好,穿着那么高的高跟跑步不怕摔吗?而且有点眼熟啊。
    然后那人一个趔趄,消失在拐弯处。

  虽然说夏天的天黑的晚,但等陆之遥加完班出来天色也半边坠入黑暗。向上司办公室门口比了一个中指,鄙视了一下那个无良上司后便收拾好办公桌面朝门口走去走去。
    到走廊里却突然发现居然还有灯是亮着的,打算过去慰问一下同样加着班的拾迩,却发现麦爷也在。
    然后他看到了什么很了不得的东西。
    两秒后陆·我不是要故意看你们吻戏·之遥决定走楼梯下去,毕竟电梯有声音。
    出了大楼,感受到夏天的热浪后陆之遥才觉得自己是不是也需要找个伴了?
   
    部门开会不意外,领导咕哩呱啦的长篇演讲不意外,又被分到繁杂的业务不意外,但突然来了个新同事就有点意外了。
    事情是这样的。开会的时候,因为昨天晚上刚开完夜车剪好视频导致现在困的要死,正好坐的位子比较靠后于是便睡了起来。可在会开到一半的时候被坐在旁边的拾迩捅了一下“嘿老陆起来!咋们部门新来了个妞!超正!”迷迷糊糊醒过来发现这人真眼熟,是不是以前认识啊,清醒了一半,然后─“来,让我们欢迎新同事陆芷瑶───”得,彻底清醒了。

    重名不尴尬,但重名的人和你性别不同就有点尴尬了,如果两个人还一起办公做对桌,那就真尴尬了。
    但如果还是高中同学的话。
    噢,呵呵。
    陆之遥是文科生,陆芷瑶是理科生。虽说只有高一一年同窗,但人家俩可是当年出了名的让教务处头疼,原因自然是早恋。
    虽然说感情最后无疾而终,但怎么说也算是一对才子佳人,自然而然的又闪瞎一众人的眼睛。
    两个人后来都没有找过伴,你要说没有感情都是假的。陆之遥还可以说是被发好人卡没人看的上,陆芷瑶可是当年校花怎么可能没人追求?虽然说当初他俩为什么会在一起也挺迷的。
   
    陆芷瑶当初也是觉得那人和陆之遥长的很像,于是上前去问了下路。但没想到就是本尊——毕竟不但过去了五年,还从s市到了b市,这还能碰见,真不容易。
    死灰尚可复燃,更何况两人之间的感情实际上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结束,仿佛一切都又回到了高中时候。
    或许是当初月老不小心剪短了二人的红线然后又连接了起来?
   
    公司不知怎的似乎就是看新人好欺负,其他人都走了陆芷瑶的工作还有约么一两个小时的才能做完。
    陆芷瑶想砸电脑。不过这个想法被面前突然冒出来的一罐咖啡打消了。
    “还剩的多么?”陆之遥趴在隔断上递出一罐咖啡问道。
    伸手接过来打开,鼓着腮帮子略显不耐烦的说“多。”
    一如当年的孩子气啊“那你先去吃饭,我来帮你做。”绕过格档走到陆之遥身后连带着椅子将人圈入怀中。
    唔,脸红了。
    坐在一旁的陆芷瑶吃着外卖,盘着腿坐在电脑椅上,完全没了白天其他人眼中的淑女形象。陆之遥坐在电脑前翻飞着手指,虽然说都是一些千篇一律的工作,但实际上还是很费劲的。
    吃完了,不过陆之遥也没说让她自己做那就坐在旁边看着好了,省劲。最后几下敲击完毕,点完保存后陆芷瑶开口道“之遥。”
    “恩?有什么事吗?”偏过头看着靠近的陆芷瑶。完全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意外的陆芷瑶亲了上来。淡淡的口香糖的味道传递过来,感觉真的是无法形容。
隔天陆之遥看到拾迩的眼神就知道被看回来了。

    总有些时候事情是事与愿违的。
陆之遥本科毕业后就直接参加了工作,但陆芷瑶却只是来社会上打打工,积累积累经验而已。她还在读博。
所以他也看见了她那份美帝某知名大学的录取通知。
   “要去美帝?”
    “恩。”
    “还回来吗?”
    “不知道……”
    天台的视野很好。单位所在的办公楼不算太高,但也不矮。两个人坐在天台的地面上吃着午饭,显然的是心思都没有在吃饭上面,鸡蛋都被戳烂了。
    “陆之遥……”
    “?”
    “我以前……真的想念过你。”
    回神的时候,只剩下了一个人。

    究竟是上天的玩笑还是现实的无奈?
    那一截子红线断了接,接了又断。

    第多少杯了?陆之遥不知道,他也没有去数。以前也来过酒吧,可惜不过都是把好友从里面拖回家去罢了,却不曾想自己也会有一天会在这里烂醉如泥。
    赶来的拾迩也没有说些什么,点了一只烟,坐在自己旁边。最后依稀记得是他把自己拖回家里。
   
    机场人来人往,航班也飞飞降降,送行的人不少,但没有他。
    明明当初做下决定的人是自己,为什么偏偏此时却撒不了手了呢?紧紧捏着手中的机票和签证,手指微微有些泛白,想抛去脑海中的纷杂却发现自己做不到。
    只是想在离开前见上一面都不行吗?
   
    微甜的暧昧与痛心的爱恋,换作是谁都会选择前者吧,可偏偏自己却不满足于前者。
    现在想来,自己就是一个胆小鬼,明明爱恋却不敢脱出口去。陆之遥你个东北糙汉怎么这么优柔寡断了?
    宿醉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头疼。看了看表,飞机应该已经起飞了吧。天空中还有一条淡淡的飞机飞过的痕迹,那上面有他吗?
   
    语言不同的世界总是需要时间去适应,意外的遇到了麦爷。
    忙碌过后才会感到疲惫,生活看似很顺利却总感觉少了些什么。
    不是没有收到类似于邀请成为女伴的请柬,只是都被谢绝了而已。那怎么可能忘记啊——虽然短暂却动了真心。
   
    不得不说,天台是个好地方,至少感慨人生的时候很印景。
    掏出一支烟,没有点火就那么叼着。趴扶在楼顶的栏杆上眺望着远方,点点滴滴回忆着过去的故事。使劲咬了一下嘴里的东西,似乎要丢弃什么东西一般撇了撇嘴。深吸一口气,对站在旁边的拾迩说道“走吧,企划还没做完呢下周就要用,时间赶的紧,你不回去我先回去了。”说罢调转身子向楼梯口走去。
    “你还是忘不了她?”
    脚步顿了一下,旋及恢复了正常“你忘得了麦爷?拾迩,有些事你知我知。”说完便消失在了楼梯转角。
    拾迩摇了摇头,拿起一直在手上开着免提的手机“芷媱啊,哥就帮你到这了。你俩再这么变扭下去我都看不过来了啊,诶对了,顺便帮我问问麦扣这两天过的好不好啊。嘿嘿,我知道你那边现在是晚上,看在国际漫游这么贵我还给你打这个电话原谅我了啊!早点飞回来!别在洋鬼子那里呆得太久了啊。”
    另一边,黑夜中手机中的忙音还嘟嘟的响着。

    线还会断吗?

——————————————
求留言和小红心qwq
尾巴再说两句,想找一个人和我一起写联文,就是你一章我一章,不是双视角。我大概是周更【原谅准高三汪吧qwq】主要是想督促自己写点东西……有人愿意吗……cp向好商量【虽然我真的很想写双陆的联文】

评论(2)
热度(15)
© 阵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