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时是凌晨,意识模糊,别嫌弃……

 @乩蕲 你的点文w食用愉快www

 

通往森林的小镇上从来都不缺生意,主干道旁的酒馆里没有没人的时候。陆之遥有一口没一口地抿着杯中的酒,普通的魔法师衣袍昭示着他的职业,紫色的头发颇为罕见道也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短短一个小时有不少人都前来搭讪结果当然是被回绝。看了一下时间,也差不多该到了。

正想着,酒吧的门被推开,进来的人一身轻甲,背上还背着一把利刃,一个战士。那人进来径直来到吧台旁,伸手搂住坐在吧台旁那人的肩膀,笑着说道:“你又早来啦老陆,来这么早干什么?撩妹子?”

“撩个鬼。”一语完毕,马上被赏了一个白眼“你们这次组队进森林是要猎杀什么?我就听石迩神秘兮兮的找我过来,说是森林里这阵子有好东西要去抢,还没问是啥呢他就跑了。”一想到那个不靠谱的队长陆之遥就有一股扶额的冲动,还是麦爷靠谱啊。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好像是一条龙。”赶了半日的路,皮战也有些口渴,干了手中那一杯麦酒后回答道。

“龙?”略微有些许惊讶“小绝不也是龙族吗?这森林里的难道和他们一族有区别吗?”

摇了摇头“小绝说他也不知道这森林里的龙究竟是什么来头,但他也确实没有见过这种气息,能确认是龙,却不属于先已知的龙族任何一系,更像是失踪了有些年的无系魔法龙。诶夫人你是魔法师,无系是个啥系?”

“跟你解释这是个啥不如直接和你说无系克制所有基础系类,只有暗黑系和幽灵双重叠加能对它有一定的削弱效果,现已知的所有系类没有哪一个能对无系克制如同水克火那样效果明显的。”一口干了杯中剩下的酒,给桌子上撂下一枚硬币充当酒钱“以及所有无系生物对于物理伤害都有百分之三十的减伤。”

摸了摸鼻子,皮觉得这种生物真TM逆天。

“走啦,发什么呆,走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采购的东西。你也别觉得他们有多牛逼,上天很公平,任何无系生物的生育率都不高,这只无系龙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只无系生物了。再过些时日,这就都成历史了。”

“夫人你怎么这么清楚?研究过?”

“……没有,走吧。”

 

嘈杂的大街上人头攒动,这片森林存在已久,但这城镇却只建造了十几年而已,在那以前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部落罢了。喧闹声不绝于耳,陆之遥开始怀念起以前那个小小的部落了,起码没这么吵。“对了皮,石迩是怎么知道这里有龙的?”

“哦,这边那个部落好像每百年就要向那头龙献上一个少女当祭品,石迩听说后说他要为民除害啥的就来了。”

……陆之遥确实忘了还有献祭这事。叹了一口气,听天由命吧。

“诶陆之遥你知道吗,今年的祭品是那帮子人在镇外不知道哪抓来的一个丫头,名字居然和你一样。”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找到一只猫妖当老婆啊。”鄙夷的一瞥,一个个都脱单,还来这秀“和你签契约的就是她吧。”

“嘿嘿。”倒是忘了夫人对于魔法波动极为敏感,契约之力对于他来说探查起来极为容易。两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逛了一会,找了一家旅馆住下了。

 

月上树梢,趁着月色陆之遥来到了那个部落现在居住的地方。这他是常客,自然很容易就能找到那个原来没有的波动。找到那一间房屋,轻轻推开门进去,果然是她啊。淡淡的月色笼罩,及腰的紫发闲散的铺撒在床铺上,和几年前相识的那个少女比起来,成熟了不少。

 

不知是紫发太过于罕见还是如何,陆芷瑶自打出生就被看成了不详的象征。就算是六岁觉醒了魔法而且天资不低但因为是暗黑与幽灵双系叠加,更被誉为不详。十三岁她逃出了那个带给她噩梦的地方,闯入到了那片古老的森林中。

惶恐与饥饿让她昏倒在了溪水旁,清醒后却发现自己在一个山洞之中,身下还被人垫上了一层稻草——算不上柔软,但比岩石地舒服多了。背光之下走进来一个男子,也是淡紫色的头发“醒了啊,你怎么一个人跑到森林里来了?饿了吧,给。”完全走到陆芷瑶身旁,她才看清那个男子手上拿着一些野果。

虽说是将果子接了过来,陆芷瑶还是有些不知所措。“你是暗黑系的?我叫陆之遥,水系法师,你呢?”“我……我叫陆芷瑶,是暗黑幽灵叠加双系……”“啊……好吧我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了,要是不想出去,就在这里住下来吧。”

陆芷瑶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会那么轻易就相信了那个男人,或许是两个人很相像,又或许是太久没有人像他一样和她说话,反正她就在森林深处长居了下来。时间久了她也就知道了一些事情,比如陆之遥在她一进到森林中时就知道了,初自己能闯入到森林深处而没有魔兽袭击也都是他的缘故;比如陆之遥并不是一名木系法师,究竟是什么系别他一直都没说她也没有问;还比如,陆之遥并不是人类。

不过又有什么关系,陆芷瑶啃了一口手上的野果,回头看了看她同他居住了十余年的木屋,他对她说她应该出去闯一闯,她对他说五年之后她会回来。

 

不知不觉就五年了啊,她是故意的吗?

轻轻的在面颊上落下一吻,他将她当初给他编织的手链系在了她的腕上。

“我等着你。”

 

次日一行人都到齐了,吵嚷着说是去那个部落看看。皮也把自家那只介绍给了众人——一只银白色的猫妖,但为什么要叫鸸鹋呢……

鸸鹋最喜欢干的一件事就是变成猫的形态趴在皮的肩膀上,当然有的时候是头顶。所以经常能看到皮战身上有一个银白色的团子。

众人一边听着小绝对于那只森林里的龙的推测一边向那个寨子走去。石迩以为他会以一种‘宝贝别怕石迩蜀黍来救你离开那个变态的龙’的姿态出现在少女的面前,可是人家瞟了一眼后就再也没有看过他。

石迩伤心了。

麦扣自然是能察觉到少女轻微的精神波动,她视乎是……自愿的?

啥?

所有人听到麦扣这个推论都是万脸槽逼。

除了以去一趟魔法师公会为理由溜走的陆夫人。

 

少女没有理会那帮人奇怪的目光,摩挲着手中的手链。她明白,他昨天晚上来过了,不知不觉淡淡的微笑洋溢在了脸上。也慢慢回忆着那些他们在一起或不在一起的日子。

消失了十年又再次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说不惊讶都是假的。凭着记忆找到了当初的家,亲人却喊她叫妖怪。可笑。

离开了镇子,随便找了一家魔法师公会登记了一下便开始了三年的旅途。人毕竟是群居动物,陆芷瑶还是很喜欢热闹的地方。与她同行的是一个叫做c君的女孩,尽管她坚持要穿男装。踏过千山万水,游过绿茵红杏,旅途之中她救了一个很厉害但又很熊的龙,叫做小绝,他和她说,他们队伍里也有一个叫做陆之遥的人,是个男的。然后那一晚,陆芷瑶静静的听着,听着那个人这些年的故事。

时光飞逝,陆芷瑶与c君辞别,回到了这座小镇,也下定了决心。

 

祭祀之日已到,陆芷瑶换上了一件雪纱长袍——如同婚纱一般。紫色的长发披在肩头,花环围绕着额头,如同仙子下凡。陆芷瑶站在小小的祭坛之上,眺望着不远处山上那个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山洞。

“老陆你去哪啊?”

“……石迩你知道以往的祭品都如何了吗?”

“不知道……难道不是永远消失在这个世上?”

“不是……隔天被打晕记忆消除原模原样送回寨子里……”

“woc有点触啊……这世界上真有记忆清除这种魔法?”

“石迩你重点呢?……不过啊……”

“怎么了老陆?”

“石迩,我今天有些私事,没有和你们一起来,你记住了吗。”

“啊……啊。”

“石迩,夫人人呢?今天怎么没见他?”

“不是去处理他自己的事去了吗啊,你不知道吗?”

 

说这是一场祭祀,不如说是一场婚礼。

本是到了最后一步,要少女独自一人走到那山上的山洞中去。可这次不知怎的少女还没有走出那祭坛,远远地有什么东西飞了过来。

一条龙。

在他这次出现之前,没有人见过他的真身,典籍上也从未记载过他的出现,如今这祭祀,大多是流于形式罢了,没想到是真的存在。

本以为这龙有多么凶残,却不曾想他轻轻落在了少女面前,低下头,额首相触。一地的下巴。

少女嫁给了龙。陆之遥的秘密终究是被石迩他们所察觉。

不过日子依旧,笑闹依旧。

祭祀仪式从此以后就只是一个形式,无元素最终还是成了历史,龙和他的新娘与战士和他的猫妖一同举行了婚礼,一场正式的欢庆。


评论(4)
热度(8)
© 阵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