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证明我还活着。

没有官方糖好难熬

手机都被收了心塞塞

希望喜欢。

求热度求评论

全篇意识流。

——————————————————————————

房间中传出了那清脆的脚步声,一下一下的回荡在空旷的城堡之中。

夜色早已笼罩着这座古城,人们也都进入了梦乡。在睡梦之中,时间悄然的流逝着,可却有人长睡不醒,如同在睡梦之时坠入到了那永恒的世界之中。

脚步一下一下,轻轻地踏在那吱呀的地板之上,古老的城堡废弃许久,砖缝之中也长出的青青绿草,破败的围栏也被植被笼罩。只可惜啊,这城堡的主人在夜幕之下无心去看也无意去欣赏,她所铭记的只有那她记忆中沉睡在黑暗之下的爱人。她知道他就在这古堡之中,可是究竟在哪?她不知道,也找不到。

 

她属于黑暗,是夜的孩子,这城堡就是她的家。千百年的风霜雨雪,它始终是她的庇护所。夜给了她永恒的生命,却让她只能禁足于此,时光的流逝抹去了她一切的情感,木偶般的生活在这里,成为夜永远的傀儡。

她接受着朝拜,来自那四面八方的朝拜——那些自诩是夜的精灵——不过是一群恶心的蝙蝠罢了。

她被视为圣女,却没有自己的名字。那些拥护者终究有死亡的一天,超脱的一天。可是她只要夜还在,她将一直永生。

朝觐者越来越少了,以至于有很多次猎人都闯入了这座古堡。夜不允许他人侵犯自己的威严,那些人也从此长眠于她的手下。

鲜血流过手心时,她想着,这就是死亡吗。是不是这样就一切都解脱了呢。可是她是永生的,亦是永恒的。只要夜晚会笼罩在这片大地之上,她始终还活着。

 

朝觐者又引来了猎人的追击,鲜血再一次于城堡内飞扬。但这次,她看到了以往她从没有见到过的东西——阳光。愚蠢的人类早已死亡,黑暗的城堡吞噬了他们的身体,这是她第一次在夜不在的时候醒来,她看到了她不该看到的时间——与夜截然相反的时间。

夜察觉到了不对,可它却无法制止。它只能让她永远的禁足在古堡之中,无法走入那她不应走入的世界。

朝觐者越来越少,来到这古堡的人类却越来越多。烦人的猎人不敢再踏入这黑暗的噩梦之中,可却来了那探险的勇士。黑发绿眸的少年同她讲述着那阳光之下的世界,那个她永远无法碰触到的世界。

少年同她讲了许多许多。突然一天,少年向她告别,踏上了去往世界的探险之路。她再一次坠入到了那孤独之中。

 

不知道究竟过去了多久,时间对于她如同无物。少年回来了,他带来了他的同伴,还有他所爱的人。少年也变成了青年,羞涩地拉着身旁银发少女的手,他的同伴也都静静地站在一旁。她记得那个少女,她来到过这里,上次她来好像是百年以前吧,那时的她还是一只幼崽,现在都这么大了啊。

他向她说明了来意,她也只是呆呆的矗立在那里,爱是什么?她不知道,夜剥夺了她的感情,她也只是夜的傀儡。木讷之中,轻轻一句“好久不见”回荡在这黑暗的古堡之中,她都忘记了她会说话。

在所有有人惊异的目光中,她轻轻的拥抱了一下他,再是一句“好久不见啊……”

 

轻轻的抚摸着少女的额头,她对于他来说只是朋友,而她对于她,却是君王与臣子。夜不要背叛它的属下,在他的惊呼与愤怒之下,她轻轻的倒在了他的怀中。

面对他的质问与愤怒,她始终无动于衷。她把他们全部驱赶出了古堡之中,只剩下了她和她。是啊,夜永远都是不要背叛者的。摩挲着她的额头等待着阳光的倾泻。

 

在他的懊悔与愤怒之中,他要挑战夜的权威。就在第二个黄昏来临之际,古堡的大门从里向外被缓缓打开。出现在他们眼前的不是那个无名少女,银色的长发披在肩上,就那么一步一步走入了那尚未消逝的阳光之中。走出那扇大门之后,一切又归于平静。前日少女倒下的地方只留下了四个字——再也不见。

他们找遍了整个古堡都再也没能见到那无名少女——夜不要背叛者。

 

是啊,好久不见,再也不见。

 

夜让她陷入了沉睡之中。在那个没有光芒的世界里,夜再一次抹去了她的感情。

空荡荡的城堡,再也没有他人的光顾,只留下了她,一个可悲的永恒。

 

与永恒对立的究竟是瞬间还依旧是永恒?

她不知道。

她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如同一眼万年。

 

当那个光的孩子踏入这座城堡的时候,她知道,她本该让他长眠于此,可她发现,她做不到。

永生是可悲的。万幸她遇到了一个和她一样永生的人。

他告诉她,他是光的孩子,他给他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叫做陆之遥,因为光告诉他,要他走遍这个世界,走遍每一个角落,他的路还很长,所以叫之遥。

她暗想着,想止住他的脚步,让他永远陪着自己多好。可是他还是走了,告诉她他还会回来。等一切结束以后,他就会回来。

陆之遥,陆之遥,陆之遥。

她默默记下了他的名字。这时她才想起,她并不记得那个黑发青年的名字了,似乎是一个数字,不过又如何呢。

你叫陆之遥,我却想止住你的脚步,那叫陆止遥好了。

从此,少女有了自己的名字,只属于两个人的名字。

 

与永恒对立的究竟是瞬间还依旧是永恒?

她不知道。

当她再一次见到他时,又是千百年之后,却又快的如同一个瞬间。

 

她看得出来,他很累,很累。

走了那么远的路,怎么可能不累。她心想着。从此,只有一个人住的古堡又多了一位客人,一位来自光明的旅人。

渐渐地,陆止遥似乎明白了那青年对她说过的爱究竟是什么。但她也知道,这一切是夜不允许的。

事情偏离了原本的轨道,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夜最终发现了少年,但他却不能够杀死他,它只好让他永远的沉睡在了古堡之中。它想再次抹去少女的感情,却发现现在它无法做到了。一个叫做陆之遥的人深深的在少女的记忆中扎根,连带着她对他的感情。

 

少年不见了,少女在黑暗中苦苦寻找着少年,她知道他就在这里,就在这一片黑暗之中,可是他究竟在哪。

她问夜,夜沉默着,沉默着。她知道,夜把他藏了起来。

她苦苦哀求着,可换来的依旧是一片沉默。

在黑暗的古堡之中,少女摸索着,寻找着。时间流逝着。似乎只过去了一瞬,但又似乎如同万年般沉重。

 

有一天,少女来到了古堡的塔楼,那里有一扇小小的窗户,阳光正直射进来。少女呆呆的看着那一缕阳光,她仿佛看到了少年。

夜来不及阻止她,少女已经触碰到了阳光。暖暖的,就像少年拥抱她时一般。

“好久不见。”

她看到了少年。少年如同透明般从她的身体走出。夜让他沉睡,永远的封印在了少女的体内。若不是少女触碰到了阳光,他将在沉睡中度过永生。

看着少年,少女呆呆地望着,望着。未来的永恒似乎不再长久,触碰到了阳光的少女也终不再是夜的傀儡。少年带着少女走出了古堡,踏出古堡后的少女再回头看时,古堡早已没了踪迹。

 

一朵烛光便足以照亮黑暗。少年照亮了少女悲哀的永生。

 

与永恒对立的究竟是瞬间还依旧是永恒?

她不知道。

他也不知道。

不过也无所谓。

不是吗?


评论(1)
热度(14)
© 阵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