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吾手带汝走:

所有的一切都有条不紊的展开着。

从最先开始人员的被谋杀,紧接着是监狱中不知道从哪里流入而开始泛滥的烟草,再接着人员的暴动。事情开始闹得越来越大,政府开始控制不住风声的走向。

日子还在一点点流逝,做好准备的众人的神经也开始紧绷。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不过还好,并没有等多久,周岚传来消息说上头要派人来视察。热闹的放风时间中,陆之遥站在一个不易被发现的地点看着巡查台的方向。一群狱警簇拥这数量不多的几个人向这边走来,陆之遥看到了那个人,银色的头发在人群中还是极好辨认的。她走在巡查台的最外侧,也似乎在四处张望着什么,陆之遥从所站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他相信这样足以让鸸鹋看见他了。

高台之上,他看到鸸鹋给他比划了一个三的手势,假装伸了个懒腰向她示意他知道了,顺便拍了拍站在一旁的皮战的肩膀“走啦,再过个三五天你们就能团聚了。”

三天的时间也是转瞬即逝,夜幕也悄悄的降临。准备好一切事物的一行人此刻也都聚集在了一起,也算等着最后的时刻。黑夜中的脚步声虽然轻盈,但依旧能让人听见。子弹上膛的声音还是可以清晰耳闻,封闭的寝室内不知是被何人投入了什么东西,空气中弥漫着不详的气息。犯人这边处理完毕,就当那几人以为一切结束时,不知哪里来的黑影在无声之间将最后一人吞噬。角落之中的窸窸窣窣完毕后,前面的人已殊不知那走在最后的朋友早就换了一个人。

黑暗中的那人早就被扔到了其中一个牢房之中,躲在角落中的人们也抄着小道避开那几人的视线溜到了狱门之前,周岚和申逸在那里等着他们,他们自然也是发现了陆之遥的失踪“他去干什么去了?”

“销毁监控和更改人员资料。”简短的一句话,只可惜行动起来并非一句话这么简单。

门已经打开,鸸鹋还有陆之遥的手下就在外面等着。陆芷瑶走在所以人的最后面,祈祷上天,一切安好。

然而一切并没有如同他们所想的那样进展顺利,陆之遥还是被发现了。不过好在,在那之前资料库中有关于他们几人的资料已经拿到了手中并且找到了一个下水道管口进行销毁,监控室也被掐断了电源,删除掉了今天一天的所有录像,只是在撤离的过程中,陆之遥没有算好时间,那边的队员集合完毕发现少了一个人时才知道自己有一个伙伴失踪了。

在四处寻找那个失踪的伙伴的时候,一个队员无意发现了陆之遥。此时的他已经脱下了小队的统一服装,穿着囚衣向门口飞奔而去。在紧急的通过传呼机呼叫同伴的同时,他拿起了手中的枪向陆之遥瞄准。

黑夜中,刺耳的声音划破了天际,在门口等待的众人听到声音也是心中一惊。陆芷瑶不顾一切的想跑回去去寻找陆之遥却被十二和皮拦住了“你进去只会再添乱!万一你进去没有找到他反而他出来了怎么办!”“可我们就只能这样干等着了吗!”“目前来看,是这样。”

恐惧和绝望再次笼罩在陆芷瑶的心头,一如当年出逃时的她,茫然且无所适从。她害怕再次无法见到他。即将落入深渊之时,那个人气喘吁吁的出现在了他们面前,尽管左臂还滴着血,但终究还活着。

“鸸鹋,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昏迷前,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那么,后来呢?”坐在茶几对面的男人饶有趣味的听着,时不时的还抿一下手中的咖啡。

坐在他对面的紫发女子依旧是那不急不缓的样子,似乎是回忆般的继续娓娓道来。“后来?后来就是所有人在手忙脚乱中找来急救包给他包扎伤口,那个政治家也当场把其余的人员抓获。凭借着那两个逃出来的狱警和那几个被抓了的人的证词,她成功的扳倒了政治宿敌,也和她所心爱的人在一起了啊。”

“那剩下的人呢?”又轻轻抿了一口咖啡,男子问道。

“吾,他们啊。他们自然都是换上了新的身份,躲过风波以后,过起了正常人的生活啊。”女子笑着,说完了最后的故事。

沉默中,那男子仿佛在思索着什么。半晌,他放下了手中的咖啡,对那名女子说道“恭喜你,你的故事思路我觉得不错,希望你能过几日把剧本给我,我相信这将会是一次愉快的合作,陆芷瑶小姐。”

伸出手,完成了一次握手礼后,男子离开了这里。

“谈完了?谈完了那我们就走吧,十二,皮,小绝还有道长他们还等着我们呢。”

看着从房间里出来的陆之遥,陆芷瑶还没有从刚才的故事之中缓过神来,呆滞片刻后扑入了他的怀中。“轻点啊,肩膀还疼着呢。”

“这都多少年了……”嘟囔的声音从怀中传来。

无奈的摸了摸怀中人的头发,落下一个轻吻,总不能告诉她这伤好不了了吧。“走吧,再不走就要迟到了。”

 

日子如开水般平淡,可为了这份平淡安逸,他们又付出了多少。

 

一如所有的王子和公主的故事,勇敢的王子成为了公主的英雄,故事的结尾也是欢乐的海洋。两个小时的电影结束,所有人都在感叹这故事中王子与公主故事的一波三折,又有谁知道现实中的他们生活在何方呢?

————————————
完结啦

评论(1)
热度(11)
© 阵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