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我最近刀子发的有点多,那来点糖吧。

我还没上大学,文中基本在胡扯,当架空吧……

没人看文没动力qwq。

求热度求留言。

本文cp【双陆/12M/皮喵/道魔】

以下正文。

————————————————————

    开学总是熙熙攘攘的,平日里人口密度并不高的校门口此时如同一个菜市场般热闹。N大的招生量历年不高,但不知为何,今年却意外的多了不少的新生。而且从比例来看嘛……多出来的几乎全是男生。

    从总务处拿到这一份报告的鸸鹋自然是有些许汗颜,偷偷瞄了一眼坐在一旁的罪魁祸首,似乎她听到了这一条消息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还是如同以往一般的面无表情。心塞塞的鸸鹋实在是不明白,本应该是大三或大四的学姐学长们的招新活动为什么要找她们两个过来,就算她们颜值高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至少也要多来几个人吧,嘤。就在她欲哭无泪而另一位明显心不在此的情况下,手上但招新表和宣传单突然从上方被别人抽走,留下一个蠢字后便径直走到人群中帮忙宣传,鸸鹋当时就不好了。

    陆芷瑶自然也是看到了皮战拿着传单消失在人群中的身影,回头看了一下鸸鹋,恩脸红了。不过话说回来,他应该快到了吧。看了看快升到正午的阳光,陆芷瑶考虑是不是要找个树荫去坐坐。“那个……请问这里是学生会招新的地方吗?”阳光突然被人遮住,带来了一阵暂得的阴凉。短毛,紫发,黑框眼镜,微微上扬的嘴角,含笑的目光。唇角也不自觉的上扬了一个角度

    “初次见面,这里是陆芷瑶。”“好久不见,我叫陆之遥。”

 

    学生会今年也招了不少人,当然陆芷瑶是其中一个原因,但皮战也是功不可没。所以难得的男女比例没有失调,不像隔壁音乐社,活该他们叫魔王和道长两个出来招新,几乎招到的全是女生。游戏社倒也靠着石迩和麦爷招了不少的人,不过不是宅男就是基佬,和音乐社形成两个极端。

    热热闹闹的社团招新过后,就是扑天而来的课程。石迩开始越发的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和麦扣一起选修高数,必修的课程他过是没问题,可这高数……噫,头大。不过有麦扣在自己担心什么啊真是的。就在他准备和麦扣一起去秀陆夫人一脸的时候,发现在理她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紫毛。呦,紫毛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大当家觉得事不宜迟,摸出手机便给皮发了一条信息“我又看到一只紫毛!”顺便附上偷拍的照片。

    “哦他叫陆之遥,那天招新现场还和陆芷瑶搭话来着。大当家我觉得他们有一腿。= =+”虽然觉得今天的皮说话方式有些奇怪,正准备再聊几句时却无意间抬起头,看见了坐在他们前面几排正在睡觉的皮和在一旁玩手机的鸸鹋。自己还没秀呢就被别人秀了一脸。

 

    高数的课程对于石迩来说是枯燥而又乏味的,真不知道为什么麦扣听得那么开心,不过好在他们坐的即不靠前,大学课堂也管得不是那么死板教条。一开始石迩还神游着回想着昨天晚上直播时打的那几场300,后来彻底放弃趴到了桌子上开始思考人生,最终成功召唤出周公。就在他梦到自己迎娶白富美,哦不麦扣时,突然感到胳膊上一疼,以为下课了的他正准备起身走人时,却被麦扣一把拉住。好吧自己口水流了一桌子。

 

    虽然食堂的饭菜极其难吃,但是魔王看了看自己的钱包。好吧,为了生存下去魔王硬着头皮要了一份沙子外加几口米饭还有一份素菜。不得不说他们那个老师真不愧是全校最会拖堂的人,每次下他的课到食堂时,一定不会有半份荤菜。狠狠的咬了咬筷子,又扒了几口饭准备走人时,两个鸡腿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宝贝,人家为了你可是跑了半天的路哦,你不打算晚上好好报答一下人家吗,嗯?”“我艹人兽你够了啊,点的外卖吧,谢了。”就在人兽打算反驳几句时,突然看见了什么好像很了不得的东西“诶,魔王,看那边。”“西麽?”还在和鸡腿奋斗的魔王口齿不清的问道,目光也顺着人兽指的方向看去。他好像看到了什么很不得了的事情。陆芷瑶和一个男的在一起吃饭?哦天哪。

 

    接到打扫报告室这一条消息的时候,陆芷瑶一点都不意外。作为后勤组组长,而自己的组员全被教务处借去发放课本的情况下,一个人来打扫报告室也没有什么大问题——毕竟报告室并不大。不过她没想到这里会这么脏,只是一个假期没动过而已啊,好厚的一层灰。无奈的拈了拈手指,打算去校园里再拉几个苦力过来,却发现门口已经站了一个人。“要帮忙吗?学姐?”就像当初高中时自己翘课被罚扫操场时第一次见到他一样“当然要。”

 

    虽然是两个人打扫教室,但活最终还是自己一个人干了啊,揉了揉自己的肩膀,看了一下表,离晚修下课还有十分钟。陆之遥第一次开始对N大的大一新生特有晚自修这一规定发出了质疑,肩膀好酸。终于等到了下课,磨磨唧唧地最后一个出门,关上灯和门窗后,走廊里就剩下了他一个人。为什么一来就被选为生活委员了啊,真是的。走出教学楼,看见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给你的报酬,当宵夜吧。”一袋零食。陆之遥有些哭笑不得,这好像是前两天他给她买的吧,不过也没说些什么便收下了。教学楼离宿舍还有一段距离,两个人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大多是陆之遥高三,陆芷瑶大一的那一年。

 

    又是万恶的体育课。还是夏天。虽然到了大学自己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体育项目去上,但是无奈鸸鹋去的时候只剩下了田径这一项。身为体育特长生的皮战自然没什么感觉,但是每次鸸鹋面对每节课必跑的800米一直敬而远之。

    在其他人无论男生女生都把1000/800米跑完的时候,鸸鹋还剩下半圈。她实在是跑不动了。皮看了看周围,老师已经走了便一把把鸸鹋抱了起来,也没管她的大呼小叫把她背到了树荫底下还去给她买了瓶饮料,还是冰的。然后陪了她一阵,自己就去打篮球了。正在45度仰望天空的鸸鹋觉得自己脸烫的估计可以煎鸡蛋。不得不说,皮打篮球还是很帅的。

 

    N市最近一直是阴天,空气也压抑的人喘不过气来。大学繁忙的日子依旧,不过总会有一些 发生在意料之外的事情。陆芷瑶在上完最后一节课走出教室的时候,外面突然下起了瓢泼的雨。她没带伞。而且她最后一节课时古生物研究的选修课,今天实在标本室上,而且选这个课的人,只有她一个。就在她掏出手机打算打电话求救的时候,好吧没电了。她忘了自己自带幸运E这个buff。就在她打算冲回宿舍的时候,一把伞支在了自己的头顶。“没带伞,自己就打算冲回去?小心感冒。”看着比自己高半个头的陆之遥,陆芷瑶觉得就是因为碰到他才用尽了自己一生的运气吧“是啊,不然呢?”虽然这么说着,自己的手也和他一起,握住了伞柄。

    路上似乎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事情“你不觉得这些天天阴,很压抑吗?”

    “不会啊。”

    “嗯?”

    “有你在,整个世界,都是充满了阳光啊。”

    虽然说陆芷瑶把头别了过去,但陆之遥还是看见了她红了耳尖。

 

    无论什么时候期末考试永远都是学生的天敌。而且今年不知怎么的麦扣突然有事,扔给石迩一本笔记叫他自己复习。真是欲哭无泪。在决定挑灯夜战后,石迩在厚厚的笔记的最后一张发现了不同寻常的一页,左上角是“To 12DORA”右下角是“By MikeZTM”中间只有一行公式 x^2+y^2+a*x=a*sqrt(x^2+y^2) , x^2+y^2-a*x=a*sqrt(x^2+y^2)。

    石迩不明所以的随便找了张纸画了一下。然后拿起手机“麦扣,我要做你男票!”

 

    虽然考试前下了一场雪,不过也是薄薄的一层,只有在操场上才积了起来。鸸鹋因为皮的一个电话来到了操场的看台上,这么冷的天皮叫她出来无论如何也要叫他请自己吃一顿火锅。可当她真的站到那里时,依旧被呆住了。操场上覆盖着的薄薄的雪被人一步一步的踩出一个巨大的心形,皮站在心的最上方,自己的位置,正好在心尖之下。

 

    魔王有些担心自己的期末考试,于是来找道长合宿,顺便帮忙复习。不得不说,道长的成绩始终比他好。然而突击总是不靠谱的,在魔王打了第不知道多少个哈欠后,被道长干上床去睡觉。第二天起来发现桌子上多了一份知识清单,还有一只直接趴在桌子上睡觉的道长。魔王觉得自己的菊花有点不保。

 

    一个人的考试总是有些无聊的。在发现自己的监考老师就是自己平时的老师的时候,陆芷瑶就写完卷子等老师批完看了成绩后才离开考场。最后一门也考完了,陆芷瑶在想假期和陆之遥去哪里玩比较好,她虽然在和他交往,但是并还没有到全校皆知的地步。所以没走多长时间,就被一位不认识的男生当众告白,引来不少人围观。就在她苦恼着要怎么拒绝他而且思考着要不要借此宣布自己有男朋友时,他看到了陆之遥。那个男生本以为这次能追求到自己的女神时,却看见自己的女神略微有些呆滞的看着一个方向。然后,让在场除了陆之遥以外所有男同胞们都心碎的一幕出现了。他们的女神,被一个紫毛搂在怀里,亲了!时间长的让人感觉足以天荒地老。而且吻毕,陆芷瑶只是面色通红的轻喘着气,把头扭了过去,两人的手却十指相扣。

——————————————

爆字数了。

吃的甜吗?

求热度求留言。

不好意思没让小绝出场。


评论(7)
热度(17)
© 阵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