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帮三十题-九:被立场不同而阻隔的恋情

    陆芷瑶收拾了一下手中的文件起身离开会议室,顺手关上的灯和大门。与同事告别后拒绝了上司的好意相送独自一人在凌晨的街道上行走。
    最近警局收到的是一个有关黑帮的案子,主查是她。而且种种迹象表明,警局内有内鬼。突然一阵寒风扑面而来,陆芷瑶缩了缩脖子,有点冷。
    一条围巾从后方围了上来,男款的,灰色。“你跟了多久?”她知道是他“从你出警局开始就一直跟着。”  
    无言半晌。
   “冷吗?”
   “还行。”
   “今天怎么这么晚?”
   “黑帮的案子,烦。警局里有内鬼,揪不出来。”
    又是一阵沉默。
    感觉有一只温暖的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早点睡,已经这么晚了,回去后就别再操其他闲心了。”
    她还想张口问些什么,可是一切的一切都哽咽在喉间,说不出口。
    这是他们在那之前最后一次见面。

    两个月之后,陆芷瑶总会收到一些匿名信件,其中断断续续的记录着她调查的案子所需要的一切信息。借此她也顺利的解决的眼前的难题,可以最终将他们一网打尽。
   虽然收到信件的时候她就明白那是他做的,可是她始终抱有着没有他的幻想。直到抓捕行动的开始。
    当她听到前线传来抓捕到国家一级逃犯陆之遥的时候,她尽管拼尽了全力,依旧无法控制自己倒在了座椅当中。还好,大家只是以为她累了。

    她是案件的主负责人,自然也是主审官。当她问他为什么这么做时。
    “为了一个人。”
    “后悔么?”
    “后悔。”
    “那你早知如此……”
    “也不后悔。”
    “……”

    她向上级申请成为他的行刑人,上级同意了。
    拿枪的手始终在颤抖,可他看她的眼神温柔如初。

    她终身未嫁。

————————————————————
求留言

评论(7)
热度(9)
© 阵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