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曲解柠檬效应,别打我
-2000刚过,希望吃的愉快
-这章全是流水账……
-求推荐求收藏求留言qwq
-纪念余凯【我实在不知道找谁背这口锅】

第四年的时光:

    陆芷瑶第一次遇见陆之遥的时候,她在逃难。

    准确的说,是躲避一个人。为此,她几乎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却无心观赏人文风景最终只好流落街头。现在想想,那应该是自己最落魄的时候吧。不过有辛,遇到了他。最开始陆之遥带她进入组织只是作为杀手培养,为此也舍去了自己真正的名字,原来叫什么自己早就忘了。因为是他带她进的组织,自然执行任务的时候也是和他一组,自然,也就多了一些名义上的“感情”。可是呢,日久天长,原本以为当初被锁死的心却慢慢打开,那个人的出现也让她学会了真正去面对。那个当初追杀她的人,余凯。

    当她看到始终是背后谋划者的他却拿起武器,穿梭对方的阴谋诡计之中最终全身而退,不问当初的理由只为保全自己陆芷瑶觉得自己如同被人下了蛊一般,以后再也离不开他了。那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的感情最终还是让他们走到了一起。两年前的变故让她又一次陷入了绝望,不过好在最终还是收到了他的消息。“等我。”这便足够了啊。两个月前再一次遇见他,她真的感激上苍让她遇见了他,真的是此生无憾,无论他的计划何如她都会配合。真是的,谁叫先爱上的人最先输了呢?

    天气虽然夏末入秋,但还是阵阵炎热,可是地下阴暗的走廊中只有那一盏昏暗的电灯在提供着热量。陆芷瑶背靠着潮湿阴冷的墙壁等待着来人,那把不知道大当家从哪里弄来的小刀此时就在她的袖口,踏踏的脚步声随远及近,来的人她并不认识,不过认识与否都与她无关,她只要协助陆之遥并完成自己的任务就好。

    “诶嘿嘿,陆夫人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真是一脸猥琐。心中虽然这么想着却依旧露出和善的笑容。“没什么,就是这么晚了,想找人出来谈谈心,顺便……找你帮个忙。”轻轻抚摸上对方的脸,上前一步拉进两人之间的距离,看着那人猥琐的脸和始终盯着自己欧派的目光,陆芷瑶想回去一定要先去洗手。“好好好,陆夫人你有什么吩咐!”听到对方急切的回答,勾起一抹冷笑,你是想要邀功吗?真是可惜啊……“那就请你去死吧。”轻柔的声音,淡淡的气息吹在对方的耳廓上,只可惜啊,你只能躺在这里了。心脏之上插着小刀的刀刃,把手被自己卸下与粘了血迹的衣服一起交给了周岚进行销毁。回到禁闭室换上自己原来哪一件旧的囚服看着陆之遥的微笑,仿佛回到了两年前的时光。

     既然有人出了事,那狱警自然是要调查,不过到头来理所应当的是没有什么结果。本身就是混乱的地方又出了这样一件大事,上头自然是会注意。这样一来,出入监狱的人比以往也多了不知几倍,目的达到,现在要做的就是找时机去执行计划了。

    出了禁闭室,风声稍缓和了两日后,陆之遥和魔王换了一下寝室,和麦爷讨论起了之后的计划,并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的详细过程向麦爷讲述。

    “除此之外,我很好奇为什么周岚会和你提出这样的三章?”听完陆之遥的话语后麦爷沉思片刻突然如此问道。陆之遥自然也会猜到他会对此有些许疑问,便又反问道“你知道什么是柠檬效应吗麦爷。”

   “柠檬效应?”麦爷愣了一下,这个词他并不陌生,只不过并不明白为什么陆之遥要在这个时候提起它“这不是一般运用在商战里的词吗?”

    “是啊,但那也只是一般不是吗?”陆之遥推了一下架在鼻梁上的眼镜继续说道“柠檬效应主要还是手上有柠檬总比没有强,就算那是一个青涩的柠檬。”略微沉默了一下“周岚是个聪明人,虽然她说的是这里太无聊,实际上她明白,这所监狱早就被政府遗弃,如果没有机会,她和申逸一辈子都只能待在这里,甚至与说政府要是想毁灭这一所监狱,那连带他们两个也会一同毁灭,为了生存下去,就算与我们合作并不是一个好的方法,但他们早就没有别的选择了。”

    麦爷听了稍稍皱了一下眉头,他知道现在外面政府的昏暗,却没想到会到如此地步,不过自然,他还是从中抓到了关键点“你意思是说,趁着政府的行动我们趁乱逃出,可是你能确定他们什么时候回有动向吗?”“麦爷你忘了一个人。”呆滞了一下“你是说鸸鹋?可是她不是还没有到中央决策的地步吗?什么时候行动不是她所能控制的啊?”麦扣现在是越来越不明白陆之遥的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了。“不我们不用她来决定什么时候政府行动,只要从她那里知道什么时候会行动就是了。当初和她协商的时候说了,在政府行动的前一天,她把消息传进来足矣。”

    黑暗中,麦扣看着陆之遥,镜片反射着走廊中昏暗的灯光,面无表情的面庞与那一天他手刃余凯的表情,还有那时篡取第一把交椅成功是的表情一样,没有喜悦,只要一如既往的看不透。都是为了她啊,轻轻叹了一声“你的意思是说,我们来控制政府的行动计划吗?闹出的乱子越大,那他们的计划也会越早进行。我明白了,这段时间,我会在刻意制造的。”

    “还有一件事我想确认,我们出去后,会有替鬼,那周岚和申逸呢?他们怎么办?”临睡前,麦扣突然想起这样一个问题,如果这两个人处理不当,遭殃的,迟早会是他们“不是还有鸸鹋嘛?她想要在政坛上站住脚,那一定要把那群昏了头脑的人除掉。现在政治是乱,不过想整治的人不在少数,就是有那么几个大老鼠罢了。给他们这样两个人证,还不愁除不掉他们?”

    睡在隔壁监狱的皮战做梦梦到自家老婆被人算计了。

评论(2)
热度(14)
© 阵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