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冬天是很冷的,寒风吹在脸上感到刺骨阵阵。陆之遥在走向火车站的路上,他去接一个人。去往车站的路上是逆风的,陆之遥觉得很冷,但那又如何呢?到了车站,接到人,一起回家,逆风的路终会变成顺风,再艰难的路走到头终会有顺利的时候。更何况她还在等着他。
    风总会停,逆风也会成为顺风。
    天空飘起来小雪,陆之遥也看到了那站在车站中的那个她,逆着风,走完最后几步,搂住她“欢迎来到沈阳。”

评论
热度(6)
© 阵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