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二人的世界:

    陆之遥刚到这里的时候所有人的态度都不怎么友好。毕竟这里是监狱而不是一个公司对吗?

    不过来的无非也就是那么几个下马威,好让新人明白监狱里的规矩罢了。这些陆之遥自然是明白的,倒也是配合,并没有其他新人来时所有的嚣张气焰,反而是不温不火让那些待久了没事干的人纳了闷。

    说来知道会有人再进监狱的麦爷看到来者是陆之遥的时候也是颇有几分惊讶,他没有想到他会来的这么快。不过介于不方便打招呼,初见陆之遥的时候双方也只是互相递了个眼色罢了。

    倒是那个一直与12出入的皮战觉得有些郁闷。好不容易来了个新人她正好手痒,而平时与她一同过招的陆夫人却又原因不详的被关了禁闭,正想借此随便找个借口与新来的过两手,却不想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借口。与郁闷的皮战相比,12对于这个新来的反而有更浓厚的兴趣。温温和和的一个人却会做出如此不和与他外貌的行为,有点触啊。想着大当家便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根烟开始思考要不要把他拉入自己的队伍了。

    当然,要说陆之遥来到这里目前来说引起的最大的轰动是什么,那自然是当众人知道他的名字的时候。当时整个食堂几乎可以说是鸦雀无声。毕竟这个刚和他们相处了一天的人,就算他们是一群穷凶极恶之辈,也是无法想象这样一个温润的人居然会和那个女魔头重名。甚至不少人都开始想象这两位见面时的场景。当然也有并不是很惊讶的,比如麦爷,比如小绝。

    白天的喧闹过去,黑夜渐渐侵入人们的视线,本已经熄灯的走廊传来沉重的脚步声。本是眯着眼假寐的麦爷听到脚步声后也睁开了眼睛。同寝的魔王感觉旁边的人起来了也迷迷瞪瞪睁开了眼睛,然而顺着麦爷的目光看向外面却把他吓了一跳。早上刚来的陆之遥就站在外面,手上拿的那个是钥匙?魔王看看麦爷看看陆之遥,并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也不好开口问什么。那人进来后也是一手反锁上了门,向魔王笑了一下也算作打招呼后便向麦爷说了起来“按你给我的人数和名单,七个人均伪造了新身份并找人伪造了两年的活动轨迹。鸸鹋说她在外面负责接应,目前来看没出什么问题。”麦爷听到后面一句也忍不住抽了一下脸“你还真联系得上鸸鹋啊,要让别人知道她那个政治才女在外界接应别人越狱那还了得。”陆之遥听到这里也是嘿嘿一笑“谁叫皮战在狱内呢?你和你旁边那位解释一下,虽然他也是计划中的一员,但目前知道的人还是越少越好。”说罢也是又转身出去消失在走廊中。

    魔王现在有点郁闷。昨天晚上被强行听了一些消息还又被强行封嘴,不过这份郁闷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午饭的时候,麦爷和陆之遥都把自己那一份鸡腿给了魔王当做封口费。当然不让他郁闷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觉得好戏就要来了,因为陆芷瑶今天禁闭结束了,他也想瞧瞧这俩人见面会是什么样子。

    不过不得不说,这监狱里的食堂饭菜并不算难吃,甚至可以说是有几分可口。麦爷被12叫去,陆之遥只好找小绝一起吃饭毕竟才来几天的他熟人只有这两位。还没吃几口就听到入口传来嘈杂的声音。头转过去从入口进来的是陆芷瑶,后面跟着的是申逸。看到冲进来的那个人,陆之遥已经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门口的人看到了他也放慢了脚步。嘈嘈杂杂的食堂看到这一幕说话也都变成了窃窃私语。突然间陆芷瑶脸上的表情发生了细微的变化,站的离她最近的是申逸,他自然是能看见那是一副想要哭的表情,哭?申逸被自己这个想法吓到了,这个女魔头什么时候会哭?在申逸愣神的时间,陆芷瑶却突然跑了前去向陆之遥冲去。陆之遥自从看到陆芷瑶后就一直是一个表情,微笑。面向向自己跑来的陆芷瑶,陆之遥张开怀抱,把她搂进怀中。陆芷瑶和陆之遥有大约十公分的身高差,陆芷瑶刚好被拥入怀中,陆之遥脸上也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几乎落针可闻。谁也无法想象竟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可陆芷瑶的下一个动作却更加令人惊讶,她抬起头,站的最近的小绝甚至看到了陆芷瑶眼角的反光。陆芷瑶看着陆之遥眼镜中和眼睛中自己的倒影还有脸上熟悉的笑意。环绕在陆之遥脖子上的手臂突然抬起,踮起脚尖,四唇相触。麦爷看了看自己身边的12,又看了看旁边的人,他觉得他可以捡一地的下巴。长吻绵延,吻罢陆芷瑶就一把拉着陆之遥消失在了食堂。至于具体后来又发生了什么,那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不是吗?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人兽躲在墙角哭诉了一晚上。

————————
觉得自己好差劲啊(´・ω・`)感觉写的是流水账QAQ
求留言求小蓝手小红心QAQ

评论(6)
热度(24)
© 阵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