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的见面:

    没有一个监狱不是混乱的。N市的也不例外。

    嘈杂的声音,混乱的地面,尤其这里是一个重刑犯监狱。

    本不会出现在监狱中的异性在这所监狱中却似乎并不是极难遇见。

    虽说是只有放风的时候所有人才会聚集在操场上,平时大家还是男女分开,可每每放风的时候也总是事件频发。监狱中的女子并不多,相对于五十来号的男士,不足十人之数的女士显得极为少有,但地位却不容侵犯。在监狱这种极端的单性环境下对于男士而言,某原始的男性冲动似乎总是很容易占上上分的,但每每这种人却并没有什么好的下场。往往是抓个现行,现场致死,久而久之,罕见的男女平等。至于死了的那个人嘛,在这个混乱到自成社会政府都不愿意理都地方,谁会在意他呢?对吧。

    平日里懒散的狱管今日却突然繁忙起来,许久不见波澜的众人也议论纷纷。又是放风的时间,大家也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闲谈,自然也少不了往大当家在的地方瞄上几眼。哦忘了介绍一下,大当家,真名不详,人称12哥,性别女,在她旁边的两位,男的叫Mike女的叫阿皮。大家往这边瞄的目的,自然是为了看一看两位女士。

    “麦扣你说这帮人哦,多久都没有像今天这么积极了?”边说着,这位女士也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包烟,自顾自的便抽了起来。旁边金发男子也只不过是闻到烟味轻轻皱了下眉,并没有说什么,看着远处狱警的办公处窗口的人影闪动,似乎是无意般地说道“老陆前两天给我说这两天会来个新人,不过……”停顿一下,似乎是对哪些事情不确定一般“老陆前两天给我说这件事后便一直没有见到她,问小绝他却露出一副诡异的表情……所以这条消息的可靠性究竟有多大,我也不太清楚。”

    听到可能会有新人来到,本身站在一边的女士抬了一下头,向办公处望了一眼之后便又收回了目光,散漫地盯着在一旁活动的人群,似乎在随时提防着什么。在一旁抽烟的人听到这个消息,也是露出来感兴趣的表情,似乎对于那个所谓的陆夫人的失踪并不放在心上。

    放风的时间是短暂的,哨响过后,三人分别,今天似乎也是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出来。

    然而狱警的办公处似乎并不是如图操场上一般一如既往。平日里闲散的狱警今日也相较而已较为忙碌,毕竟距上一个犯人来到这里也过去了几乎半年的光景。初来这里的男子坐在办公室的一旁的凳子上,配合着过着种种讯问。

    “姓名。”

    “陆之遥。”

    “年龄。”

    “28。”

    “性别。”

    “男。”

    “罪名。”

    “毒品走私外加杀人未遂。”男子似乎有些不耐烦,身子向后,靠在了墙上。

    好在简单的讯问也就到此结束,周岚看了看手上的犯人资料,又看了看眼前的人,至少他看上去并不像是一个会去吸毒的人。申逸那边闹事的那位似乎还没有处理完,这位陆先生似乎还要在这里多待一会。周岚觉得有些无聊,想了想似乎聊天是个不错的打发时间的事情。随意地翻动着手上的资料边问到“你当初为什么会去贩毒?”

    本也是无聊地看着天花板的陆之遥意识到对面的人是在问他“如果我说我是要实现一些梦想呢?”

    “梦想?”周岚听到不禁愣了一下之后便笑了起来“那还真是可笑啊,难道进了监狱也是你的梦想之一吗?那你可要自求多福了。”

    听此,陆之遥道也没有反驳,只是露出了一个颇为奇异的笑“一个人嘛,打小自然会有一些成为英雄的梦想不是吗?”

    “英雄?来到这里的一般不是英雄,而是狗熊吧!”周岚听了失笑道。陆之遥也再未说些什么,等另一边申逸处理完了事情分配出多余的人手带他离开这里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这才刚开始不是吗?”

    语毕便不在说些什么了。刚来的申逸表示一头雾水,还没等他问什么周岚来了一句“这个,也叫陆之遥,和昨天犯事的那个居然是一个名字,就读音不同。看样子又会热闹几天。对了,昨天究竟是怎么回事?”

    申逸表示他有点受不了如此多的信息量,不过既然问了自然要开口解释“昨天放风的时候,那个道长和陆芷瑶好像起了什么口角,结果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个姓陆的居然一口亲了上去我又刚好路过。本不想理的,刚准备走道长居然被踹到了地上,而且踢的好像还是那儿……”

    周岚表示,这两个姓陆的脑子绝对都有问题。

评论(8)
热度(26)
© 阵亡—— | Powered by LOFTER